袭击奶茶店

袭击奶茶店

在深夜中醒来时,只剩下渴。

——不知道自己过这样循规蹈矩的生活有多久了,每天清晨起床后都沿着规划好的轨迹前进,代码写多了就把自己写成了程序,输入几个参量后运行一整天的时间,就可以输出期待的结果。每一项安排好的事情都在逐渐膨胀着,挤掉原来会有的闲暇。

很多个这样的一天以后,我的生活满了,于是仔细回头审视,就像打开一大包鼓囊囊的薯片一样,虚空铺面而来,随着一次次把手伸向袋子深处,薯片越来越咸。

想起高三某天和Z路过CoCo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:

“如果抢劫了CoCo是不是就可以拥有喝不完的奶茶?”

“那你直接开一家奶茶店不就好了。”

“可是那样奶茶就不是我想要的奶茶了。”

“会齁的。”

“对。”

我们终究没有抢劫奶茶店,也没有得到甜度刚刚好的奶茶。

那时候疲惫,烦闷,但还保留着胡思乱想的能力和打破常规的热情。

去年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,放了学的我坐着公车走遍了大半个城市,一遍遍地拿纸巾拭去车窗上的雾气,趴在扶手上看雪在昏黄的路灯光下飞舞,可爱的大人们极力掩饰着兴奋,熟悉的街在雪中奔跑。

再不懂事一点的时候,还会在大家午休的时候拖着死党穿过荒草丛生的小径,到隐藏在学校花园深处的废弃教学楼里探险,在小池塘边喂鱼,在亭子里大声背诗,有几次还取出了废楼里贮存的灭火器,按下手柄,白色的烟雾喷出,似乎所有的不快乐都被兴奋和刺激稀释了。(一定有人会觉得这样的消遣方式非常不可思议,甚至损害公共安全,不过大可放心,现在的我再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了)

心很野,但是很开心,很充实,每天都不一样。

再看看现在的自己,甚至都记不起上一次出校门是什么时候。已经很久没有和合适的人一起喝过奶茶了,咖啡倒是有过,可那是苦的。长时间的理工科学习好像有一种把所有东西变得枯燥死板的魔力,曾经在一次聊天中恨恨地说:“每星期两节的艺术课程就像把一个要在数学里呛死的人捞出来了。”但与此同时自己的确在枯燥中获得从未接触过的知识,思考不曾思考过的问题,也的确在为自己的理想努力着。

仔细想想,如果对一个人是否成熟有一套评判标准,其中有一条应该是:“拥有独自面对无聊,反复又琐碎的生活的能力。”现在的生活或多或少在锻炼这样的能力,让自己面对这样一个现实:

当所谓的理想被解构以后,不过是一个又一个沉闷而又平凡的当下而已。

“人是不是由微粒构成的?”

“各种微粒是不是依照宇宙安排好的规律运行着的?”

“所以人是不是按照安排好的规律运行着的?”

袭击奶茶店这样的想法,应该可以放进阁楼里了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CAPTCHAis initial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