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的高考和昨天的我们

明天的高考和昨天的我们

心愿-四个女生

五月份的最后一个礼拜和大学同学挤在一间通宵教室里赶ddl,我油头满面地趴在A2图纸上直呼好困,朋友把一杯浓缩咖啡推到我面前说高中生可比你能熬多了。

“那时候真的很好。”我支起下巴点点头。

“那把你送回高三得了。”

我抄起T型尺去砸她的肩膀,她反过来笑着骂我叶公好龙,光嘴上说那时候真好却又不愿意从头来过。

“你以为谁都是黎耀辉和何宝荣吗?”我答非所问。

去年三月底的时候我在日记里说时间好像胶状物,粘在皮肤上叫人走得好慢好慢。不过小孩子没有准信,到了五月中又改口说时间索性被凝结成了小块,砌在岁月里永远不会融化。

高考前的天气越来越热,时光在我眼里倒是很傲,不但没有散成气体从指缝里溜走,反而全凝成固体砸进心里。

最后像山一样堆在角落,成了回忆里的坝,一泻千里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我仔细考虑“不愿意从头来过”的许多个原因,可能是因为她太难了。

高考真的很难,每个人都这么说。那时候我们很会背诗,但总是猜不透最后两题课外名句;也擅长解几,不过很多次都在列完方程组就放下笔;维克多被逼着来回默过两遍,却还是耐不住不知所云的任务型。现在的我们早被它甩下车了,没有那点毅力,也捡不起那时的努力。

也可能是因为她太年轻。

如果非要做个比喻的话,我觉得高考应该是位冻龄少女。她可以陪无数个十八岁走过这条路,到头来自己还是年轻漂亮的模样。所以拥有她的人也一定是年轻的。你可以试试重新走到校园里去,高三的学生会把体检的半天假期当作春游,也会把数学老师的名言警句摘在草稿纸上裱上金框。成人礼那天女孩子会难得画眉毛擦口红,男孩子还是拼了命攒时间出去打球。

总之就是我们朝前走了,她还站在原地,像无数次新鲜的青春一样。

所以黎耀辉最后来到伊瓜苏瀑布前才有所领悟——“要开开心心地在外面流浪,就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。”

时间为什么会凝固呢?因为它也知道自己没办法从头来过,只能试图变成一个四角四方的样子要求我们好好度过。

如果有幸看过日落,你就会知道太阳最后沉下山的那一刻速度有多快,只剩下余晖笼在你身上,温暖又不甘。

高考也如是。

“如果今生是无味的,我不愿有来生;如果今生是精彩的,今生已足矣。”

那时候真好,因为只有这一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CAPTCHAis initialing...